他是個畫家,是個吉他手,是個農夫,是個勇士,是個鄒族獵人,也是個受盡生活和病痛磨難的男人。

這一回,他難得從深山到台北來,暌違近二十年,看著這個把過往的音樂武功幾乎都給廢了的男人,在我的客廳裡再度撥弄琴弦,心中有無限的感動。

我盼望著,這不僅僅是一個轉折,更是一回新生。

_DSC5084-1

_DSC5083

_DSC5115-1

_DSC5117-1

_DSC5164-1  

Little Flow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