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1109 (9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作家。吳涵碧    

作家。吳涵碧

一顆老鏡,拍一個資深作家。 

相信看過《吳姐姐講歷史故事》的人,一定對吳姐姐倍感親切,

這套台灣有史以來最成功、最具影響力的大眾歷史讀物,已經出版二十年了,

二十年來,低調害羞的她,一直覺得讓書和讀者見面就好,

隱藏在書本後面的她,認為「書紅人不紅」才是最高境界。

今年,在神的感召下,她首度從書本背後走出來,

不擅長面對鏡頭,也絕少拍照的她,指名要我為她拍照,

微熱初夏,在國父紀念館的老樹下,她白衣素顏,氣質美好,

NIKON AF 60mm F2.8 Micro這顆老鏡,忠實安分的定格了她的靜雅。

◎本輯照片發表於201110月號《皇冠》雜誌。


關於吳涵碧

   出身於新聞世家,政治大學新聞系畢業。觀察敏銳、下筆深刻,曾以「王純」為筆名,在報章雜誌撰寫方塊、抨擊世情,語多慷慨,讀者誤以為王純為飽學老先生,殊不知出自俠骨柔情纖纖女子之手。

  她自幼受到家學薰陶,使她憧憬中國書生「身無半畝,心憂天下,讀破萬卷,神交古人」 的境界。因此,自大學畢業以後,一頭栽入古史之中,以纏綿的感情、絕對的耐性、持久的毅力,執著於創作《吳姐姐講歷史故事》。雖然名為吳姐姐,由於故事兼具真實性與趣味性,舉重若輕,深入淺出,不但風靡了千萬成年讀者,更榮獲金鼎獎推薦獎、中國文藝獎章、優良兒童圖書「金龍獎」、國立教育資料館特優青少年課外讀物等多項殊榮。

文章標籤

Little Flow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2011.9 172.jpg    

溫度剛好,陽光剛好,微風剛好,心情也剛好,

這約莫是我最喜歡的季節了。

想起了張愛玲在《傳奇》再版的一段話:

「從前以為都還遠著呢,現在似乎並不很遠了。

然而現在還是清如水,明如鏡的秋天,我應當是快樂的。」

是啊,我應當是快樂的,

尤其在散步途中不期然遇見了這夢一般的粉紅小車,

以及少女般粉紅的九重葛,

白亮的陽光篩透滿樹綠葉,朝我迸射光芒,

此刻,這世界應當是在微笑的。

Little Flow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 

IMG_3070.jpg  

日本國民品牌UNIQLO在明曜百貨的全球旗艦店開幕首日,

排隊人潮從捷運忠孝敦化站蔓延到接近國父紀念館站,

在東區出沒十多年,第一次看到明曜統領商圈有此盛況,

活絡的氣氛,熱鬧的買氣,一掃過去沒落晦暗的陰影。

看來要挽回一個區域的人潮,丟家UNIQLO是個好方法。

可惜我排隊的忍耐極限是十個人,

只夠格到人潮終點拍張阿伯舉牌的照片。

文章標籤

Little Flow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Sep 22 Thu 2011 19:04
  • 殘缺

IMG_2614.JPG 

在這樣的殘缺裡,仍然可以生出美麗。

在我們的小小宇宙裡,

完美不是唯一答案,完整不是唯一出路,

能觸及美,已經是神蹟。

Little Flow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2011.9 044.low.jpg   

當我開始把JO MALONE Rose當最後一件衣服穿上身,我知道秋天來了。

夏天悶濕多汗,不宜香水,不宜作夢,不宜任何外來添加物,

即使味道純美如清晨的玫瑰,也屬多餘。

唯有此時,當陽光轉為金黃,當空氣日漸乾燥,當貓開始鑽進被窩,

我可以靜靜在心中存放一朵玫瑰,在自己的微笑裡想像花香,

如一聲嘆息,如一縷輕煙,在肌膚上綻放記憶中最鍾愛的氣息,

疲憊的時候,那將是最貼身的撫慰。

文章標籤

Little Flow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 IMG_2558.JPG  

一腳踩進這虛實光影,一腳淌進這莽莽人生,

你仍是你,我仍是我,他仍是他,

沒有誰的人生可以套用、取代誰的人生。

 

愛、宗教信仰和性取向是如此私密、個人的事,

無法經由「傳授」獲取,每個人的至樂也不盡相同,

你的喜樂不見得是我想要的快樂,

你的得救不見得是我想要的救贖,

你的奇蹟不見得是我所欽羨,

你萬能的神不見得是我所仰望。 

因此,至今仍然厭惡各種形式的傳教行為。

Little Flow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 黃耀明 上流社(交舞)會    

《下流》

他們住在高樓

我們躺在洪流

不為日子皺眉頭

答應你只為吻你才低頭

(填詞:周耀輝)

 

黃耀明 上流社(交舞)會

你看不清楚他的臉,沒關係,我知道他是黃耀明。

怎麼會有這樣一個男人,既俊又媚,既美又魅,既純真又世故,既輕盈又沉重,妖美如魔,清明如神,時而激昂,時而哀傷,即使閉上眼睛,臉上也充滿表情,彷彿天使與魔鬼,男人與女人,孩童與成人,同時存在他的身體裡。

何其幸運!2011916日,我與他同在台北華山Legacy「上流社(交舞)會」。

這世界上,總有幾個歌手,值得你買張票看現場,感受與他共同存在一個空間呼吸同一種空氣,感受他的歌聲在空氣中震動,感受他徹底融入音樂中的神情。

他的每一個呼吸,每一個神情,每一聲嘆息,每一句歌詞,都完美的融進音樂裡,他的表演,不只是表演,簡直已臻於藝術。

我站在台下,脫掉高跟鞋,脫掉了武裝,也脫掉了面具,感受每一個音符都深深敲進身體裡面,讓心臟劇烈的跳動,讓淚水盡情的滑落。

我記起了,那些純粹耽美的音樂與歌詞,曾經一點一滴,為我堆積了人間的癡迷。

這一晚,不管上流玩下流,還是下流充上流,讓我暫且忘卻身分與年紀,盡情讓意識流動吧。

(這兩張照片是用iPhone 3GS拍的,顯然是它的極限了,無法要求更多。)

文章標籤

Little Flow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 范范美女 直.jpg  

美女范范.jpg

九月初秋,在外木山海邊,

偶然拍下這張攝影師范范的美麗側臉,

她的臉,有一種安適嫻靜,明朗自在的氣質。

文章標籤

Little Flow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

  _DSC9214.jpg   

上個月來時,我告訴自己:下次來時,我要飛上天。

今天,在天空和海洋之間翱翔的,有一張飛行傘是屬於我的,

天空裡很安靜,風比想像中溫柔,雲的影子為我遮擋陽光,

往下看,騰空的雙腳劃過風,劃過空氣,劃過遠處的海洋和沙灘,

往上看,鮮豔巨大的傘上有燦亮的光粒跳動,有我越飛越遠的懼高症。

是的,我怕高,連盪鞦韆都不敢盪太高,

是甚麼驅使我飛上天呢?

也許是那片海天之間,夢境般蔚藍的誘惑吧。

_DSC9195.jpg

文章標籤

Little Flow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